返回

热爱姑娘比什么都重要

相关阅读:《精子和月经共同书写人类历史》《男人的三个姑娘:姐姐,伴侣和女儿》

我小时候最爱的一本书是《人体解剖学》,我把它和《金瓶梅》《素女经》《红楼梦》混着看 。

《红楼梦》里的姑娘模样好看,名字好听,气味好闻。春困时发幽情,赏花时能作诗,斗起嘴 来,经史子集张口就来。动起小心思,胭脂水粉也能杀人。

贾宝玉爽啊,劈情操可以找黛玉,并肩躺在床上谈人生,情切切,意绵绵。

跟警幻仙子学了云雨之事,可以找袭人来体验,袭人除了掩面伏身而笑,从不推脱。

想斗嘴了,就找晴雯撕两把扇子。

想作诗了,就找宝钗咏咏柳絮。

《金瓶梅》里的姑娘,雪夜弄琵琶,花园调爱婿,闲着荡秋千,没事儿打丫鬟。大腿白、口脂 香、好风月,朱唇皓齿,掩袖回眸,颠鸾倒凤时也能唱小曲儿,长得是“生我之门死我户”,把身体当 武器,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素女经》里的姑娘叫素女,每天的任务就是与黄帝探讨哪种姿势舒服,如何动作最养生。认 为性爱使“男致不衰,女除百病”。素女是伟大的性教育老师,比起那些连不痛不痒的生理卫生课都不 敢讲的老师,牛逼太多了。

《人体解剖学》里的姑娘显得有些狰狞,但我还是认真研读了,知道了乳房属于女性生殖系统 ,用于哺育后代和后代他爹,具有审美学意义等等。懂得了姑娘的内部结构,更容易了解世界上最复杂 的雌性生命体。

这几本书让我对姑娘产生了初步的认识,开始知道,姑娘是什么。

姑娘身上有吸引力。

姑娘们几乎是依靠吸引力生存,所以上床前她们洗澡一小时,约会时她们化妆三小时,每天往 身上喷各种有香味的化学元素,不能容忍眼角有皱纹、脚后跟有角质层。走在路上,坐在办公室,躺在 床上,永远都像一朵花一样,绽开巨大的花瓣,释放香气,闻之令人魂摇。

这种吸引力直接作用于男人,引发梦遗、晨勃、思春、文学创作甚至是战争等人类一切与肾上 腺素、荷尔蒙相关的行为。

姑娘与生俱来的吸引力,使得姑娘们笑起来很甜,尝起来很咸,腰肢柔软,脸颊温暖,扭捏羞 惭而充满危险。

姑娘比什么都丰富。

感谢伟大的生物多样性,同样的23对染色体,同样的脱氧核苷酸,世界上却没有相同的两个姑 娘。

所以才有了李渔心目中的好姑娘。

肌肤要白、要嫩、身体要光滑,如绫罗纱绢。

眼睛要细、要长,眼珠要灵动,要黑白分明。

画眉更是学问,眉要像远山,像新月,最忌平空一抹,两笔斜冲。

手背要嫩,手指要尖,手臂要丰,手腕要厚。

脚要瘦欲无形,柔若无骨,白天越看越生怜惜,晚上越摸越不忍释手。

要有媚态,或娇羞腼腆,或顾盼生姿,见一面就让人想念,见一面就误了终身,想着想着就得 了相思病,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愿意拿命来换。

所以才有了古龙笔下的妖姬。

她们为爱流泪,为恨流泪,眼泪比暗器更可怕,躲不开,逃不掉。暗器伤你神,姑娘眼泪伤你 心。

男人喜欢听话的姑娘,可一旦喜欢上了,就开始听姑娘的话。

姑娘爱笑,姑娘会笑。

姑娘爱哭,姑娘会哭。

李寻欢这样的人物,心里苦得快死了,喝酒喝得快咳出肺了,还不是想着林诗音?

阿飞整个人都像一把剑,衣服上都有杀气,还不是念着林仙儿?

所以才有了沈复的妻子。

写本日记,字字都是心头血,得一好姑娘,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 不必作远游计也。得一好姑娘,才敢说,来世卿当作男,我为女子相从。

所以才有了归有光写项脊轩,写南阁子,写妻子从余问古书,写“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 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所以才有了王小波写陈清扬,先是王二和陈清扬在雨水里以“伟大友谊”的名义做爱,陈清扬 躺在冷雨里,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进了雨,她感到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快感劈进来 。冷雾,雨水,都沁进了她的身体。那时节她很想死去,却不愿意叫出来,因为她不爱王二。

直到,王二背着陈清扬爬坡,天上白云纵横,阳光灿烂。陈清扬在王二背上不老实,两个人差 点掉下去丧命,王二抡起左手在陈清扬屁股上狠狠打了两巴掌,隔了薄薄一层布,倒显得格外光滑。她 的屁股很圆,感觉非常之好的啦!她挨了那两下登时老实了。非常的乖,一声也不吭。

陈清扬的屁股上被王二打的位置,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她和 王二两个人。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瘫软下来,如春藤绕树地挂在王二肩上,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了 ,她爱上了王二,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李渔、沈复、归有光、古龙、王小波他们都热爱姑娘。

所以他们成为我的偶像。

长大了,懂得了酒的好处,懂得了姑娘的好处,男人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

不知道姑娘好看的,没有眼珠子!

窈窕淑女,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追不上好看的姑娘,活着还有什么兴味,晚上怎么睡得着!

姑娘给人体验。

等到情窦初开,爱上了第一个姑娘。

见到她的第一眼,瞬间明白了古人说的魂摇魄乱是什么意思。

看着她,她眼波一转,整个世界流光飞雪。

我恨不得进入她,吃了她,在我能想到的任何地方,以我能想到的任何姿势临幸她,把我能知 道的所有知识都往她身上招呼。

但这一切却只在意念里发生。

在她面前,我像个孩子,像个傻子,心里没有丝毫邪念,干净得像下雨后的湖面。

跟她在一起,满心满眼都是柔软,给她唱歌、念诗,躺在她怀里仰望她的鼻子。

趁着她爸妈上班,在她家里腻歪,在厨房里从后面抱她,亲吻她。

她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看我,阳光漫射进来,我看到她左臂上细微的绒毛泛着光晕,好像显微 镜下花瓣的细胞。

她脸颊上没擦化妆品,她脚趾甲上没涂指甲油,她大腿白皙,小腿健硕,她肚脐眼旁边有一颗 黑痣。

她闻起来像春天漫天飘起柳絮,让人鼻子发痒,心里更痒。

她的嘴唇像两片刨冰,一不小心就化了。

我抱着她,她锁骨硌得我生疼。

我看着她,她眼神烫得我发抖。

尽管年纪小,我仍旧深刻地知道,我和她的这段感情不会有善终。但去他的善终,我只要在和 她一起的日子,不想明天。

爱情之于男人是渴求,之于姑娘是慈悲。

她能给我的亲吻,拥抱,甜言蜜语,伤害,此时此刻,离开后绝不回头,分别后极少联系,这 一切都已是姑娘的慈悲。而我应该坦然接受,甘之如饴。

缘分这玩意儿,本就是一时一地的东西,我们此时此地已经很要好,再多要都是贪婪。

姑娘就是这般神奇,你想要她,她也想要你,你可以是她的,她却永远不是你的。

她不爱你的时候,你想进入她的身体。她爱上你了,你又害怕进入她的身体。

在一段极致的感情里,上床即是分水岭,从此就是下坡路。用意念恋爱的都是真爱,尽管虚无 。

那年我才十八,每个礼拜都去她家,她爸妈都不在,她洗完澡像一朵花,她家有一个空花瓶, 我带了玫瑰,却没有插。

那时候,尽管我年纪小,我已经清楚地明白,此情可待成追忆,心甘情愿。

如此深情厚谊,我不知道姑娘能记多久。我会记一辈子。

好姑娘能给你天地间最隐秘、最复杂、最难以言说、最自相矛盾的体验。

生命中闯入的第二个姑娘,皮肤姣好,个子娇小,夏天敢穿超短的裙子,大腿白得晃眼,摸一 下功德无量,拧一把精尽人亡。

熟稔了第二个礼拜,我就在自习室里摸她的大腿,凉,滑,紧致,像上好的老玉,像春蚕吐第 一缕丝织成的缎子。皮肤上的颗粒,颗颗饱满,像一个一个的小岛,整条大腿简直就是马尔代夫、简直 就是西沙群岛。

我说,你真好看。

她说,你真流氓。

我说,好看的姑娘就应该跟流氓在一起。

于是,好看的姑娘就和流氓在一起了。

她二十岁生日,我带她去学校附近的小旅店,生日礼物是我的第一次。

酒店房间号是8306,对面是北马路的车水马龙。

我带着一只奥尔良烤鸡,一瓶红酒。

我们吃了烤鸡,喝了红酒,看足了北方的夜色,终于开始相顾无言,准备迎接这场盛大的仪式 。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进入一个姑娘的身体。

那个时刻,我是武陵人,她是桃花源。我是狼毫的毛笔,她是洛阳的宣纸。我是一块还带着树 皮的木料,她是高速运转的切割机,我等着被她cut piece to piece。

我深入地心,感受到了来自大地深处的震颤,我觉得灵魂要冲破脑门,我觉得自己要烧成灰烬 ,我牢牢地抓住姑娘的肩膀,如绕树的春藤,如盘根的老树,如咬定青山的松柏,我怕自己就这样光着 屁股羽化登仙,从此人生圆满,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

我抱着她,外面有汽车开过,风鼓荡着窗帘,天上月亮刚出岫,我断了所有的邪念,满脑子想 的都是,此生只为一人去,一生只日一个人。

然而,世间事,自己说了不算,时间地洪流扫过来,天上的比翼鸟、水中的连理枝都要东奔西 突,各安天涯。

姑娘能做的是不留恋。

男人能做的是不记恨。

好姑娘在男人的回忆和遗憾中,得到了永生。

姑娘有神性。

这种神性超越了时间和空间。

人事易分,壮年听雨客舟中,暮年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还是会想起少年时歌楼上那姑娘 身上的胭脂味,香甜带着一丝苦涩。

人事易分,壮年听雨客舟中,暮年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还是会想起少年时歌楼上那姑娘 身上的胭脂味,香甜带着一丝苦涩。

人徒有双腿,却是不由己,被牵着浪迹天涯,隔着千里,也能记起她眉眼含笑、娇喘微微、双 腿合拢的样子。

初恋女友送的千纸鹤,玉手叠成,纸张泛黄,她也成了孩子妈,可那股深情还是留在纸鹤里, 你打开,还是能看到,能闻到,能想到。还是可以对着清风举杯,亲吻月亮,让月亮替你亲吻豆蔻梢头 的姑娘。

李贺没见到苏小小,可李贺写出了“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佳人已成 鬼魂,但仍是风为裳,水为佩。千百年,转瞬即逝,忘不了苏小小歌,我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 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尽管隔着千百年光阴,还是能见到苏小小的眉眼,脸浓花自发,眉恨柳长深。还是能体验苏小 小的哀怨。不知谁共穴,徒愿结同心。

沈复说,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要不然一旦失去,疼彻心扉无人 能替。不如平平淡淡,事如春梦了无痕。爱到这样的地步,有了这样的体悟,生死都不是距离了,还有 什么是挂碍?

好姑娘在男人的诗词里得到了永生。

姑娘有母爱。

天生的,水做的。

姑娘的母爱以爱情的形式作用于男人。

即使她比你小十岁,某些时刻,你埋在她胸前的柔软,仍旧有童年吃奶的感觉。你进入她的温 暖,冰雪不侵,西北风再冷,也吹不着你。

姑娘对男人有时肆虐,有时毫无所求,有时又欲求不满。

但更多的时候,姑娘对男人满怀的是崇拜,是怜惜。

姑娘是陪伴男人后半生的母亲,而男人是姑娘后半生的父亲。

世间男女,若想长久,无非是互为儿女,互为父母。

包容,恒久忍耐,妥协,疼爱,存着悲悯之心。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爱是不计 较。

写下姑娘的一些好处,对我而言是一种功德。

男人懂得了姑娘的好处,热爱姑娘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以后,我有了儿子,冬天,我领着他去天安门,告诉他,要热爱祖国。

夏天,我带他去游泳馆,看姑娘的胸脯和大腿,告诉他,要热爱姑娘。

人间险恶,生命苦短,热爱姑娘比什么都重要。

简介+作者自述

《好姑娘使用手册》作者是豆瓣专栏作家宋小君,本人只是做了整理工作。

简介

姑娘是什么?姑娘能用来做什么?这不是一个讨好女人的专栏,我想在这个专栏里尽情地耍流氓,同时试图去感受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雌性生命体。

好姑娘,永远是我们人生路上,最好的老师。

她们是摧毁者,也是建造者。

当你从感情的余烬里爬出来的刹那,就已经涅槃重生。

每一个爱上你、你爱上的姑娘,都是菩萨。

爱情,就是她们最伟大的慈悲。

作者自述

热爱姑娘比什么都重要,我要创造一门学问——姑娘学。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最后更新于 Nov 03, 2016 23:25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