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考的人生一个痛苦点
in 每日一文日常 with 2 comments

我思考的人生一个痛苦点

in 每日一文日常 with 2 comments

这个博客其实很少有写深度思考的文章的,嗯,这篇算是吧。

源于我对一个问题点的思考总结吧。

首先,从人的记忆引出话题。我们的记忆,你做过哪些思考呢?

我们的大脑存储空间是现代任何科技都无法达到的,好奇的是它的存储机制是怎样的,不过这样的思考,放在现在人类对自己的了解前面,显得我们太过无知了。无从得知,甚至觉得有比我们更智慧的某种生命(以我们难以理解的方式存在,甚至只是一种意识呢)创造了我们的大脑。

无论如何,记忆就像意识一样(意识就比如,你在阅读这篇文,尝试理解我写的东西,这个理解过程。又或者我们和人对话,从嘴里蹦出我们组织好的语言。最原始产生这些东西的地方。)是我们还远远还不能了解的。

只能浅一点的谈记忆了。

641 (1).jpeg

记忆的分类

大体可以分为:

这个很好理解,就是我们记住了,随时可以从大脑调取这些信息。
比如,生日、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等等。

这种类型就是说,我们大脑存储了这些信息,但好像被封印了。

可能是很重要的信息,也有可能是不重要的。只不过不会主动去调取这些信息,可能是你的朋友告诉你,唤起了你提取这些信息。

但,但是它们确实存储在大脑里面了。

大脑短暂存储过信息(就像内存条工作机制一样)或是可能存储过某些信息后来被被动删除了,又或是还存储着。但已经不能从大脑中读取这些信息了。

展开谈论“记得”

先引入一个问题,我们的记忆到底可靠吗?

我们的记忆可靠又或不可靠,我个人认为是不可靠的。

存储在大脑里的这类信息,被回忆一遍(也就是提取一次信息)就会修改一次。当然也分为,修改得越来越复合自己的期望,就是把一些不完美的地方改得更完美一点。心理阴影呢,就是改得更糟糕了一点。

总之,记忆会被我们主观进行修改的。

所以大多数人会把初恋记忆成很美好的样子,即使一样美好的地方,大脑也修改了,并且是不知不觉的,然后再次存储。

这样理解就是,越是重复回忆某个片断,这个片段越不真实,甚至一些记忆也会变得更为模糊。

我们要正确记忆一些事情呀!

喜欢就不要记忆为爱,不然会平添很多烦恼呀。(此处还是带个滑稽表情

被修改的记忆

人为啥要不断修改自己的记忆呢,大概是避免一些危险吧,让自己少受伤害,让自己开心。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噎废食这类心理阴影就是记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从而避免危险的发生。

而某件糗事,也可以记忆修改成好糗,为了避免下次再出糗,更长期的记忆会修改成不那么糗了,为了让自己不再回忆起来那么难受。

到了这里,其实已经感觉到记忆不是很可靠的,因为会被无知觉的修改成符合自己的期望,当然这一过程发生在非常深的层次,深到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发不现。

所以下次再说“记得”时候,再意识到这一点,应该会很有趣的。
当然深层次的读取,修改,存储记忆,比我们现在人类科技可先进太多啦。

脑洞时间

前面说到了,记忆是可以被读取,修改,存储。当然这些都是个体主动进行的。

有没有外界读取,修改,存储的介质存在呢?

就像我们我们的大脑都可以这么牛逼的存在,我们也不曾意识到。

那么记忆的复制,粘贴,插入呢?

我觉得应该也可以做到。

我们现在可以很笨拙的通过外界去插入记忆,比如,我小时候觉得香菜很难吃,但是外界有“洗脑”说好吃,并且最终自己记忆发生了改变,真香!

但是这类外部的插入,修改自己的记忆太过费时费力。

并且,现在我们的记忆存在自己大脑中,我们的大脑以及记忆大多数时间是不连网的。

既然是存储,有没有可能记忆脱离肉体而存在呢?脱离了肉体存在某个大型的脑联网中去中心化分布式就更牛逼了,这样全人类的记忆就可以同步,实现记忆的复制粘贴,又脱离肉体而存在,这样才是长生不老的境界。

并且,“脑联网“才是人类记忆准确的标志吧。

论述记忆使人痛苦

记忆自行的修改,绝大多数是对自己好的。

这也成为了人痛苦的一个点。

这里的痛苦并不是说个体单独的痛苦,而是同一件事情,涉及两个甚至多个个体,假如又利益冲突就会变得更痛苦了。

因为人修改后的记忆对自己好,这时,同一件事情,多人有了多个不同记忆。

这正是人与人之间矛盾的来源,而痛苦呢,就是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是在迁就对方,或是不想迁就。

就拿我老妈和我来说,我们之间的矛盾总是不可调和。

我曾在很生气时写过

当母上大人与我因为一件事起激烈分歧时,我们都认为对方脑子里有一坨屎堵住了,不通。

我最近有了新的理解。

我和她属于,家长从来不会好好和孩子沟通的类型。

导致我们总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小的时候还好,父母会强制扭转孩子的想法,占上风。

而后,孩子的想法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反抗能力时候,父母还保持着霸道的风格,导致问题尤为突出。

父母的想法不接受质疑,而受到了日益增多的质疑,受到前所挑战。

问题溯源,被质疑,甚至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有问题时,发扬着老子不容资质的风格,有问题咋办,把记忆改了,这下明明老子没错,你还怪我。怪个毛线呢?

当我意识到,溯源,我妈说法老是和事实不一致时,我开始怀疑是她的记忆处于保护自己不受到孩子的质疑而悄悄发生了改变,还是就是意识到了但就是矢口否认呢,这一点我其实无从得知,但我的怀疑是更趋向前者。

又或者是我的记忆修改成更利于我而偏离了最正确的那个事实呢?

感觉这种类型的吵架,很累,并且永远不会改变。任何单方面意识到问题,并尝试修正都无果,必须是双方均意识到,并且不逃避去修正。

这是非常困难的,也成了我人生的一大痛苦点。

记忆使人痛苦,不正确的记忆碰撞使人痛苦。

最后想引用六日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虽然和本文主题不大相关,而是和最后的父母和孩子关系弱相关

有许多强势爱控制子女的父母未曾意识到,他们的控制其实是在扼杀孩子的“自我”,而一个成年以后未能发展出核心“自我”的人,很可能用Ta悲剧的结局来报复父母的扼杀。 ​​​

--EOF--

Responses
  1. 我的记忆经常被我的脑补给带跑,有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了。
    (特别是考试的时候

    Reply
  2. Dyxang

    (ó﹏ò。)唉唉

    Reply